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上海桐城经济文化促进会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714|回复: 0

寂寞的潇洒园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4-28 14:53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寂寞的潇洒园




      这是哪儿?这么清静,仿佛能听到久远的钟磬之声,却又似有似无。
 
      这是桐城市区闹中取静的一条僻静的曲巷,叫寺巷。别小瞧这曲径通幽、有些落寞的小巷,这可是桐城最古老的一条老街哩!唐朝时,这寺巷里曾有一座香火旺盛的寺院。那时,市声喧嚷,人流不断,曾是怎样的热闹。怎奈岁月淘洗,钟磬之声已隐入历史,留下的只是一片幽静……
  
      潇洒园的历史传承
  寺巷呈南北走向,徜徉其间,会感受到一份古朴,更会让我们想到一个人,一位距离我们有四百多年历史,潇洒不羁、傲然时空的人。他叫方以智(1611—1671),字密之,号曼公,又号鹿起,僧名弘智。方以智潇洒什么呢?当然是他超然拔群、脱俗非凡的智慧与思想,当然是他风流倜傥、潇洒飘逸的人生,就连他家在寺院里的这幢老宅旧园都隐逸出潇洒,故名“潇洒园”。


      “潇洒园”又称“廷尉第”。“廷尉第”的来由,是因嘉靖年间的某一天,桐城硕儒赵锐膝下无子,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,老先生别出心裁,来了个以文择婿。就这样,方以智的曾祖方学渐前来参加应试,他笔扫群儒,令赵锐欣喜不已,遂许配以女。方学渐当了乘龙快婿,并不安守一隅,而是四处游历,遍访名士,学问大长,声名日高,便开始讲学于桐川秋浦之间,后来筑桐川会馆,从游者达数百人之多。方学渐乐善好施,族人中有因贫不能成家者,他助资娶妻。但方学渐最喜欢的,还是在家乡桐城寺巷里徜徉漫步,感觉这里的闹中取静,从这里可以走入北街,可来到讲学园,听学子们朗朗的读书声。所以,这里是居家的好地方,他便在这里建起了宅园。   方学渐育有三子,方大镇、方大铉、方大钦,这三个孩子皆有学问,而成就以方大镇为最高。
  方大镇(1560~1629)也就是方以智的爷爷,字君静,号鲁岳,明神宗万历十七年(1589年)进士,授大名府推官。方大镇不畏权贵,敢于直言,他上任后就着手平反冤假错案,拯救了很多蒙冤受屈之人的性命,人称方青天。此后,方大镇升为御史,其间,因病请假归里,也就是在这时,他对老宅进行了重修改建。   

      方大镇在万历三十二年复出时,巡盐浙江。有明一代先后设置于北边地区的九个重要军镇,所谓的“九边”军饷,半数取之盐课。而万历年间,财税匮乏,朝廷新增盐税均加在2.6万多号盐商和灶户上,这些盐商和灶户叫苦不迭,经受不了如此重税,纷纷改行歇业,直接影响了边疆军饷供给,造成军心不稳。方大镇通过调查,掌握了沿海的盐商和盐灶实情后,立下条规,清理积弊,果断地释放因贩私盐而充军的数千人。并疏请减少商、灶新税课半,边区军饷的紧张状况很快得到缓解。万历四十年,方大镇巡按河南时,福王以洛阳4万顷田赋增加私人收入,又在每年盐税里支银12万两,方大镇感到课税太重,打击了盐商的积极性,立即奏减其半。这些措施对改善万历朝税收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     此后,方大镇受到很多重臣的推许,迁大理寺少卿。当时,皖属六邑,百姓们均食黑盐,很多人因缺碘而患病,方大镇见状,力陈上疏,桐城人从此结束了食用黑盐的历史,吃上了洁净的白盐。大镇眷顾家乡,体恤百姓之苦,深受家乡父老的爱戴,那是因为,纯朴善良的百姓最易于满足,只要为他们做了好事,他们都会铭记!所以桐城人就将寺巷里的这座老宅,亲切地称作“廷尉第”。廷尉第现存三进,总面积约1221平方米,北进和中进均为八开间,是南方常用的木构架抬梁式建筑,东西端各为两建筑单元,东头明间一间,两侧次间各两间,每间宽3.8米,长7米,面积26.6平方米。北进和中进之间为天井,面积69.l2平方米。天井两旁为长廊,面积64.4平方米。中进和南进之间为长院,面积29.7平方米。

  后来,方以智的孙子方正瑷对老宅进行修葺,更名为“潇洒园”,清朝兵部尚书彭玉麟亲书匾额“潇洒园”,今存市博物馆。潇洒园已是我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。

      潇洒园里的潇洒  万历辛亥年(1611)十月二十六日这一天,桐城寺巷的这座老宅里降生了一名婴儿,他就是明末清初百科全书式的大学者方以智。方以智在廷尉第里破蒙读书,7岁时起,跟随父亲方孔炤辗转外地,12岁时,母亲吴令仪突染重病在福建去世,方以智同父亲一起扶灵柩回到桐城。

  老宅依旧,寺巷还是那么宁静。姑母方维仪看到方以智、方其义、方子耀这三个未成年的孩子甚是心疼,便悉心照料。方以智的父亲方孔炤在外做官,不常回家,看到老宅感慨良多,他将老宅改称为“远心堂”,以此告诫方以智,要远离空谈,崇尚实学。方以智在姑母方维仪和名师白瑜的教导下,整日苦读,畅游书海,汲取了无尽的养料。姑母方维仪是明代末期了不起的女诗人和画家。方以智在这种诗书世家的环境里成长,九岁即能做诗,十五岁就博览经、子、史,二十岁时著作数万言,崇祯十三年成进士,其才学过人,不凡中透出灵秀与潇洒……

  方以智就是从潇洒园走出桐城,走入风雨飘摇的大明王朝,结识了江左诸贤陈贞慧、吴应箕、侯方域、冒辟疆等才子。他们纵横秦淮,吟风弄月,纵论国事,潇洒不羁,人称“明季四公子”。这也是桐城人在那个摇摇欲坠、命运多舛、极其压抑的大明王朝,展示出的最浪漫的一页。林语堂先生在《生活的艺术》中,称他们为“生活的典范”。

  方以智的才华是多方面的,是明代屈指可数的大学者之一,他的学识囊括了古今中外,集天文、地理、历史、物理、数学、药理、哲学、文学、书画、音韵、医学、琴剑、技勇于一身,是位百科全书式的大学问家,实乃罕见之才!他提出“宙(时间)轮于宇(空间)”的观点,指出空间与时间不是彼此独立存在的,宙即在宇中,整个宇宙都是物质的。他在《东西论》中提出的“合二而一”的哲学命题,早于西方的黑格尔。主张“寓通几(哲学)于质测”,即哲学不能离开科学,科学应以哲学为指导。同时,他又具有批判精神,指出“详于质测(实验科学),而拙于言通几(哲学)”。这些科学主张与论断,直到今天仍具有进步意义。在文学方面,他倡导韩(愈)、欧(阳修)之风,主张端本于经,练要于史,修辞于汉,析理于宋,对“桐城派”的前期理论准备和桐城派在清代的崛起,产生了重大影响。

  这样一位大思想家,大学者,在风雨飘摇,几欲倾覆的明王朝,所承受的忧虑和内心痛苦,我们可想而知。1644年,李自成攻陷北京,方以智被抓,后来逃脱到了南京。此时马士英已拥立福王,阉党党羽阮大铖重掌大权,对“东林党”和“复社”人士进行打击报复,罗列了多项罪名通缉方以智。方以智只得褫衣散发,遁迹山野。这时,满清的铁蹄席卷而来,明王朝的遗臣和文人们,虽不愿臣服在异族的脚下,可一个王朝的寿限已到,做出怎样的挣扎都是无用的。清顺治三年,方以智与东南义士拥立桂王于肇庆,他擢右中允,侍讲学士,皆因太监王坤专权,便称疾进入佛门。此后桂王授他礼部尚书,东阁大学士,方以智屡招不就。清军攻下广东,方以智在乐平被抓,清帅马蛟腾久闻方以智的大名,便差人捧出官服和白刃让他选择。方以智平静地选择了刀刃,这种大义凛然,让马蛟腾钦佩不已!他亲自解开捆绑方以智的绳索,任其遁入空门。方以智入浮山成为严华寺第十六代禅师,终日晨钟暮鼓,手释经卷,抛去尘俗。康熙十年(1671),清廷再次将他逮捕,是年秋天,方以智在押解途中病逝于惶恐滩,一个伟大的心脏停止了律动。然而,这幢故园旧宅里传递给后人的,却是我们无限的崇敬与无尽的精神财富的绵延……

  潇洒园里的寂寞

  潇洒园静立在尘风里,已没有昔日的荣耀和喧嚣,走入其中,满目的残破让人有些惨不忍睹。作为名人故居,潇洒园已成为桐城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遗存。但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,我们的城市在快速的长高长大,而素以文化著称的桐城,是否该静下心来,抚慰一下历史遗留给我们的这笔丰厚的文物遗产?因为,那些令人尊崇,让我们骄傲的历史人物,虽然已走入金黄的历史,但他们遗留下的许多故居与文物,却绵延着桐城的文化历史,蕴含着我们视为生命的人文精神,并会滋养与荣华着代代桐城人!

  文物不可再生,更不能复制,祖先遗留的文化遗产,我们只有保护好的份儿!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简约版|上海安徽桐城经济文化促进会    

GMT+8, 2017-12-18 14:49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