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上海桐城经济文化促进会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711|回复: 0

品格文化 | 人文桐城:台湾"文坛美女"张漱菡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7-21 15:53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QQ截图20140721155153.jpg

张漱菡(1930—2000),旅台著名女作家。张漱菡出身名门,清代名臣张英、张廷玉为其九世祖、十世祖,桐城派晚期作家马其昶为其外祖父。

张漱菡寓居北平,幼随父母远游日本、英国。曾先后就读于上海天主教启明女校、震旦大学文理学院。民国37年(1948)暑假随母亲赴台湾旅游。抵台后因水土不服,患上严重的疟疾,且呕吐不止,遂居停诊治,竟由此留居台湾。动荡不定的流离生活,使张漱菡目睹人间多种悲欢离合,孕育了她悲天悯人的情怀,也丰富了她的想像力,从而培养出浓厚的文学创作的兴趣。养病期间,张漱菡遂以写作自娱,不料文思泉涌,佳作迭出,就此步入职业作家行列。1956年,她的首部长篇小说《意难忘》在《畅流》杂志上连载后,产生了轰动效应,结集出版后连续再版七次,成为五十年代台湾岛内最畅销的小说,在台湾青年写作协会主办的“我最爱的一本小说”读者投票活动中高居榜首,台湾当局领导人蒋经国在“妇女之家”设宴为她庆功。一举成名的张漱菡从此一发而不可收,相继创作出版了《江山万里心》、《七孔笛》、《喘息的小巷》、《碧云秋梦》、《愤怒的鉴湖》、《翡翠田园》、《绿窗小札》、《云桥飞絮》、《归雁》、《师恩》、《胡秋原传》等50多部小说、散文集;另选编出版《张漱菡自选集》,总计1000多万字,从而奠定了她在台湾文坛不可动摇的重要地位,被称为著名作家琼瑶之前最负盛名的女作家。

张漱菡是个说故事的能手,她的著作以小说为主,大多是改编自真实故事,她爱听故事,爱写故事,显赫的家世背景让她有更多故事可以告诉读者朋友,《意难忘》、《七孔笛》、《愤怒的鉴湖》、《翡翠田园》等书,都是红极一时的佳作。

出身名门之后

张漱菡,1930年11月生,安徽省桐城人,本名张欣禾,另有笔名寒柯。张漱菡出生于名门世家,庞大的家族背景,是她日后小说创作源源不绝的灵感所在,桐城派名儒方苞、姚鼐都是她的尊亲长辈,她的祖先张英、张廷玉是清朝的父子宰相,张父及张母都是早期日本的留学生,两人能诗能文,张父甚至出版不少诗、文集和翻译文集,在这样家学渊源的书香门第成长的张漱菡,自然养成对古典诗词及古文学的喜爱与欣赏能力。

由于生逢战乱,张漱菡的幼年一直都在流离播迁中度过,学校的教育时常因战火而中断,对知识的渴望也只能依靠父亲时有时无的外文史补习,自小学三、四年级她便对着「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,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」等诗句所表达的情境深深感动且钦羡不已。有天她偶然在哥哥房间发现一本附有图画的《西游记》,出于好奇就拿起来翻阅,这一翻竟让她爱不释手,连夜读了两遍才沉沉地睡着,这一翻也将她翻进了小说世界,一有空,就到处搜寻可以借阅的小说,《封神榜》、《包公案》、《红楼梦》等都是她的案上宾,看完了古典小说,她开始将触角伸向武侠小说、志怪小说及民国初年兴起的白话文、新体诗,广泛地阅读奠定她日后文学创作雄厚的基础。

开启文学创作契机的意难忘

1949年大陆沦陷,父亲骤逝,张漱菡随母亲避难来台,无法顺利完成上海震旦大学文理学院的学业。不足月出生的张漱菡,自小身子骨就羸弱,台湾湿热的天气让她严重水土不服,疟疾和呕吐头晕长年不愈,长年累月地躺在床上呻吟,既不能就学深造,也不能找工作帮助家计,只能赋闲在家,待精神较好时看看书报打发时间。后来,有位家族长辈来访,见她久病寂寞,便告诉她一个真实的爱情故事,听完这个故事张漱菡大为震撼,故事中人物悲欢离合的情节一直在她脑海中日以继夜的萦绕,一股无名的力量鼓舞她将故事写下来,这种振奋的精神使她忘记了疼痛,于是从没写过小说的张漱菡,振笔疾书花了三十多个日子,完成十多万字的《意难忘》。

此书历经汪精卫政权,在山河变色的故事背景之下,男女主角的许多同学们为求自保而做出承认伪政权的决定,刻画了人性的软弱以及时代的无奈,前一刻的甜言蜜语言犹在耳,下一刻却马上琵琶别抱。全书由男女主角的爱情故视为主轴,表面上是描写知识青年因战争而产生不同的人生观,事实上作者真正要表达的是崇高的恋爱观与坚贞的信念和牺牲,在那个不确定的年代,男主角在两人音讯全无之下,毫无条件、没有承诺,深情执着地等了女主角十年之久,闻之令人动容。但是张漱菡当时只是一个无名小卒,没有出版社愿意冒险出版《意难忘》,甚至连翻阅稿子都没有就拒绝,张漱菡失望之余也莫可奈何,因为她从没写过小说。尔后,她在《旅行杂志》发表她第一篇散文,无意间认识了畅流社的主编吴恺玄先生,他愿意让《意难忘》在《畅流》半月刊上逐期连载,连载期间就引起读者热烈回响,出版成册之后就获选为中国青年写作协会举办的最喜爱小说——读者票选首奖,至此,张漱菡才真正与写作结缘。

接着,张漱菡的笔便没有一刻停过,她开始小说创作,大部分的故事是朋友说给她听的真实事件,而后她心生感动便忍不住快速地将故事完成,有时她为了故事的真实性,还会动身前往故事发生地,搜集当地信息及历史背景,甚至找到故事主角,从都市到乡镇,都有张漱菡为了小说的逼真而踏过的足迹,《七孔笛》、《江山万里心》、《云桥飞絮》等脍炙人口的长篇小说都是这样产生的。张漱菡的小说大都是以真实人物为基础改写而成,因此很能感动人心,若说到自己最喜欢的创作,她首推《翡翠田园》一书,这部小说以日据时代末期到光复前后四十年间为背景,台湾农村农地与人物的转变,史料性质浓厚,当时的重要政治措施、历史事件如台湾治警事件、雾社事件、耕者有其田等,都出现在小说中,为了确实掌握史事及农村人物的内心世界,张漱菡除了勤读史料之外,还亲自下乡,实际体验农村生活,将战后台湾农村的发展与变化淋漓尽致地展现给读者大众,是少数顾及五○年代台湾农村兴衰的小说,苏雪林对此书也是赞誉有加。

为他人立传

张漱菡的长篇小说相当受到欢迎,因此电视编剧便找上门来,要求将小说改拍成电视剧,《七孔笛》、《碧云秋梦》、《意难忘》都是红极一时的连续剧,她也为自己的电视剧作词。张漱菡的创作以长篇小说为主,总共约有近四十本的庞大数量,《飞梦天涯》、《多色的雾》、《樱城旧事》等都是代表作,故事主角都是正派人物,作品扬善弃恶、爱国正义的目的很明显,具有教化意义,所以在战后动乱的时代,她的创作很受到政府的喜爱,她的《意难忘》获得读者票选首奖时,当时的政治部主任蒋经国先生就为此设宴庆功;而短篇小说的创作方面,张漱菡一改长篇娓娓道来、细水长流的叙述风格,转而以精炼、一针见血、节奏明快的方式,作品往往以坏人不得善终、没有好下场作结,警世的意味浓厚。除了小说创作,张漱菡也有散文、传记等著作,例如革命青年秋瑾是她母亲的好朋友,所以她对秋瑾的义事耳熟能详,因此就为秋瑾写传出版《愤怒的鉴湖》一书,另外她也受胡秋原先生的邀请为之写传,成功写出一百万字,上下两册的《胡秋原传》。张女士并于1954年编选琦君、潘人木、郭良蕙等当代18位女作家的小说作品,出版《海燕集》一书,受到好评,这个创动并带动后来各类选集的出版。

张女士晚年出车祸腿受了伤,因此做了人工关节,但是行动仍然不大方便,全靠先生的悉心照顾。无儿承欢膝下的张漱菡,是因为看到社会环境的不安定,以及养儿育女的辛苦,毅然决定不生育,因此她才能将全部心力投注在创作之上,文坛上谈到张漱菡,大家都对她的长篇小说印象深刻。晚年除腿疾之外,张漱菡身体也越见虚弱,于2000年6月17日因心肌梗塞逝世,享年70岁。

《怀念张漱菡》

(节选,作者:石楠)

每天10时左右,是我和我老伴下楼开信箱的时候。我们住在四楼,却常常争相为之。信箱于我们就像一扇通向大千世界的窗户,让我们看到外面缤纷的世界,给我送来朋友的问候,也给我带来希望和惊喜。可8月里这天,当老伴将一摞信和书刊放到桌上的时候,我的目光却惊伫在寄自台湾永和市那个大封兜上了。那是台湾资深女作家张漱菡家的地址,信封上的字却不是她那优美的笔迹。一种不祥的预感轰击着我,我的心立时提拎起来,匆忙剪开封口,抽出来的是一本《张漱菡自选集》。翻开一看,里面夹了张她的照片和她先生写给我的信。我展信的手不由哆嗦起来,不出我所料,果然送来的是个噩耗,菡姊已于一个多月前的6月17日19时30分仙逝,6月27日安葬在台北县三芝山上了。

……

菡姊生于安徽桐城,是清朝有名的父子宰相之后,张英是她的九世祖,张廷玉是她的十世祖,桐城派名宿马通伯是她的外祖父。她自幼生活在书香氛围中。

随母到台后,因水土不服,染上了疟疾和呕吐头晕的毛病,经年不愈。为了驱除病榻上的寂寞,她开始试着写作自娱。她根据台湾"土改运动"中发生的一个真实的故事,创作了长篇小说《意难忘》。没想到该书问世后,竟然产生了轰动效应。1956年,台湾青年写作协会主持的"我最喜爱的一本小说"读者投票活动中,她的这部处女作竟然位居榜首。初创成功,给了她意想不到的惊喜,她从此一发不可收了,相继出版了《七孔笛》、《翡翠田园》、《喘息的小巷》、《碧云秋梦》、《绿窗小札》、《云桥飞絮》、《胡秋原传》等五十多本长短篇小说集和散文集,达一千多万字。她古典文学功底深厚,旧体诗词写得很好,曾自费出版过旧体诗词集《荷香集》。数十年来,她笔耕不辍,80年代中期,她驾车出游,遭遇严重车祸,在治疗和养伤期间,她仍然坚持写作,新作不断涌现。就在她离开人世的那个月,香港《当代文艺》还刊发了她的小说新作《赝品》。她以文为生,婚前就征得未婚夫的谅解和赞同,婚后不生儿育女。在她长长的一生中,她把她的爱和才华,青春和生命,都献给了她钟爱的文学。

我和漱菡的相识源于我那本小书《画魂--潘玉良传》。记不清具体时间了,大约是在1987年春天吧,我收到了一封由人民文学出版社转来的寄自台湾的信。这是她写给我的第一封信。她在信中说,她的亲戚送了她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画魂--潘玉良传》,她很喜欢,连读几遍,在信中,她给了我很多鼓励。从此,开始了我们长达十多年的友谊。她称我楠妹,我叫她菡姊。她赠我她的作品,我也把自己的作品赠给她。我们每月都有书来信往,有时一封,有时两到三封。她在台湾有"文坛美女"之称,我们无缘谋面,只能彼此惠赠照片,从照片上看,她的确非常温柔秀丽,字如其人,她的字和她的人一样的美,她的信文情并茂,每一封信都是艺术品。她的信,我无不反复吟读,每读一回,都是一次艺术享受。她的诗也写得好,著名书法家于右任先生常常以她的词章诗句入书。可叹我不会诗,不能与她唱和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简约版|上海安徽桐城经济文化促进会    

GMT+8, 2017-12-18 15:0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